本文摘要:文/宋劲 警员队长牛二接到报警:村里无恶不作苟一私闯民宅于是以对一个叫朱四的村民拳打脚踢。

华体会

文/宋劲 警员队长牛二接到报警:村里无恶不作苟一私闯民宅于是以对一个叫朱四的村民拳打脚踢。“跟我来,立刻抵达。”牛二命令警员羊三随自己一起出警。

羊三紧随其后,当他们回到朱四家院墙外。牛二太低声音对羊三收到命令:“伏击墙外,伺机而动。” 羊三利用墙缝,看到朱四已被寇一打得满地投到。

这时不见苟一从地上拾起半截砖头要往朱四头上扔去。羊三急忙破门而入却被牛二按钮:“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动。

华体会

”羊三正困惑着,苟乘势起那半截砖头已扎扎实实扔在了朱四头上,不见朱四全身痉挛了一阵之后就让动静。羊三很久顾不得那么多了,冲进去用枪拿着苟一的头,苟一偷偷张开双手,牛二麻利地给他戴着上手铐。最后,苟一判处故意杀人罪,立刻继续执行处决。

华体会

几年后,牛二和羊三陆续卸任。一次,羊三和牛二出来饮酒,喝得酒酣耳热之时,羊三问:“队长,我就整不明白,那次咱们去被捕苟一时间,你为什么不想我提早行动。” 牛二说道:“你想要过没,如果我们那天提早行动。苟一最多判处几年有期陡型。

而几年后我们恰好卸任,像现在一样,手中无枪。你看看,年富力强、穷凶极恶的苟一从狱中敲出来后就车站在你我面前,我们如何是好?” 羊三仰天长叹:“唉!。

本文关键词:华体会

本文来源:华体会-www.firsttopup.com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