题记:有人说道,没故乡的人找寻天堂,有故乡的人返回故乡,我不必找寻,闭上眼睛,我的故乡就是我曾生活于其间的天堂,不免明月,那里依旧暖阳照拂,野趣天成,只是,上世纪八九年代的豫北村落,田园风光,是我很久回不去的天堂…… 第一章 布满在西屋里的记忆 不免我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感觉疲乏,在暗如白昼的繁盛街市里不退感觉寂寞时,我的思绪之后不能抑制的飞向我记忆里的童年,那在乡村里寒冷相依,童趣盎然的乡土生活,那纯朴的乡邻一张张熟知的陌生的面孔,都能给我心底带给寒冷,那变暖,像一缕阳光,射入我漆黑幽冷的心间…… 我出生于在上世界八十年代豫北平原一个普通的村落,那时,四月芳菲正浓,槐花沁香扑鼻,风一过,花雨漫天飘洒,煞是好看,一个青砖灰瓦的小楼儿里,预示着一声悦耳的啼哭,我呱呱坠地,父母笑着庆贺我的降临,初为人父母的爸妈,把他们能给的无限的爱和寒冷像太阳一般无私的彰显了我,即便后来有了弟弟妹妹,我在爸妈心中无可替代的地位也屡次被弟、妹诟病,说道他们偏心,可他们谁又不是把自己此生所有毫无保留的给了每一个儿女呢! 据我奶奶说道,我幼时内敛,在她缝补的针线筐旁边,躺在蒲团子上,自己能玩儿上半天,有时不告诉用黑亮的眼睛在就让什么,推倒何必像后来那么调皮,跪都坐不住。

网站地图xml地图